首页90后作家吴清缘:流量让人迷失,数据让人上瘾

90后作家吴清缘:流量让人迷失,数据让人上瘾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19-11-09 14:42:55

“你的同龄人抛弃了你,”“漂亮女孩带来了她们燃烧金钱的特质,”“学会采取哪一步,她们的月薪就飙升到了2万英镑”...在当前的自我媒体领域,人们对这样的标题很熟悉。9月21日,《蓓蕾》和智湖的《大诉吴清源》的作者把他的新书《鸡汤总是毒害我》带到上海大夏书店,与《田园文化》的编辑王慧成聊起了媒体圈里各种奇怪的形象。

喜欢“在媒体时代发脾气的文人”这个词的吴清源,出版了长篇小说《吴抗命请愿》和短篇小说集《一对一罢工》。他坦率地承认,他“迷失在车流中,希望回到小说家的地位,不要忘记最初的想法和写作方向”。

在自我媒体圈里有许多混浊和难闻的图像。

在《总是有鸡汤毒害我》中,韩梅梅和李雷被所谓的“生活教练”带入货币圈,创办了一家微型企业,希望他们走上成功之路,实现财务自由,但一步一步地他们步入了消费主义的陷阱。

为什么写这样一本书?吴清源说,如果百度搜索“鸡汤”这个词,它会跳出那些温暖而鼓舞人心的词。鸡汤的流行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,那时它都是来自“知心朋友”和“读者”的励志故事。鸡汤近年来发生了变化,应该在它前面加上一个“毒药”字。因为在热情的写作背后有一些似是而非的价值观,这些价值观在很多时候都是致命的,所以它们是“毒药”。"

王惠成回忆说,他读过一个关于东欧一位科学家的小故事,他小时候被老师侮辱,多年后回到学校讲课。老师在观众中说,一开始我不应该侮辱你。“当我在学习的时候,我非常想让老师侮辱我,这样我就可以努力成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,然后回去报复老师。但是被侮辱不是成功的必要条件。”

吴清源说,他从高中开始写小说,经历了“投稿、编辑审稿、修改文章、发表文章”的出版历程,还试图在一年之内给志乎写答案,拥有20万粉丝。“到了2016年,我突然发现许多杂志都陷入了困境。有些人的发行量急剧下降,有些人甚至付不起会费。相应的自媒体正在逐渐兴起,如智虎、微信公众号、小红书、今天的头条。交通非常拥挤。换句话说,印刷媒体的迅速衰落伴随着自我媒体的疯狂崛起。”

“在这个过程中,我发现自我媒体圈与我以前的想法完全不同。它可以用两个词来描述——混浊和肮脏。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自媒体人都是肮脏和肮脏的,但是其中有很多肮脏和肮脏的形象,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“鸡汤总是毒害我”。"我在里面列出了各种各样的自我媒体程序。"

从“交通焦虑”到“消费主义”

自我媒体通常有哪些常规?吴清源举了一个例子。最明显的是“销售焦虑”。

有一篇爆炸性的文章题为“在莫比克创始人15亿现金的背后,你的同伴正在抛弃你”。这篇文章说,莫比克总统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,他的家庭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兑现了15亿元。同样,那些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人只能是读者。他们远远落在后面吗?这篇文章读起来好像没有问题。如果你仔细考虑一下,这实际上是一个问题。”

吴清源说:“所有出售焦虑的文章首先告诉你你的同龄人有多成功,然后指责你失败。你不紧张。事实上,焦虑一个接一个地出现,没有任何效果。”

他举了另一个典型的销售焦虑标题的例子——“90后,月收入是5万英镑,但他们仍然很穷。”“头衔吹了,5万的月收入仍然很穷,那只有5万人的月收入不是又穷又穷吗?这样的标题经常出现在朋友圈里并引起注意。注意力的黄金法则是让你感到恐惧,然后指出它。”

在吴清源看来,出售焦虑不仅仅是为了出售焦虑,还会导致很多“下文”。例如,成功的标准是什么?你如何证明自己成功?穿什么样的衣服,带什么样的包?“然后你会发现,从焦虑到成功,到收入,到什么能证明收入,都有联系。”

“最后是消费主义,通过消费来证明他的身份。当我的财富不足以支撑消费时,我甚至会借钱生活。当信用卡用完了,还有小额在线贷款时,在线贷款的利息非常可怕,许多人被迫赔钱,甚至跳楼。这就是针对大学生的校园贷款。许多年轻人被消费主义洗脑,对消费没有正确的看法,因此在未来的生活中会有许多危险的情况。为什么我说那些东西是“有毒的”,因为它们能“毒害”死者

吴清源感慨道:“说白了,那些下毒的鸡汤不是文学问题,自我媒体经常成为一种生意。当你写信带来商品时,你远离写作和文学。从销售焦虑到消费主义,消费主义背后还有一套组合拳击和一套非常有毒的东西在等着我们。”

作家需要流畅,他也需要明智地使用它。

吴清源提到,有一次智湖的一名男生创造了一个完全虚拟的人形:女性,美丽,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有童年好友的男朋友,还有一家花店,因为生活艰难,他希望筹集资金。“他真的筹集了很多钱。在筹集资金的同时,一些人质疑他的身份。中间的许多话暴露了他的马腿,最后被每个人都锤死了。这应该是智湖早期的黑人历史。问题是人们被骗进了这样简单的骗局。”

“从这件事开始,一些人慢慢地说,‘去智湖分享你刚刚编造的故事’。”吴清源说,事情变得越离奇和荒谬,人们就会越关注为什么讲故事成为一种自我媒体文化。“所以注意力经济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。我们可能不再追求真理或真诚。如果我们好奇、有趣甚至粗俗,我们甚至会得到更多的认可。在一个交通为王的时代,许多东西都变得畸形,人类的价值观也变得畸形,写作也变得畸形。让我难以接受的是,这些人也被称为作家,是智虎的大v星人。”

2016年,当《我很孤独,但我不喜欢自己》上映时,吴清源在网上受到了“很多关注”,因为他抱怨智虎。“当时,有人说吴清源为什么不写小说,有人说吴清源只是个黑人,还有人开始质疑我的作家和小说家的身份。对于那些从未读过我文章的人,我认为他们没有资格这么说。但是也有一些读者提醒我,我是被认可的。事实上,交通让人迷失方向,数据让人上瘾。”

不到半年后,吴清源又开始写小说了。“我写了一篇很长,但不是很好。接下来,我写了这本书,“鸡汤总是毒害我”。同时,我还出版了短篇小说集,回归小说家的地位。我意识到交通不是一切,自我媒体的影响也很重要,但作家不能忘记自己最初的想法和方向。”

“作为一名作家,我不认为追求交通是特别错误的。任何作家最终都希望他的作品能被更多的人看到。最后,它也是交通。问题是如何获得流量。绅士热爱金钱,并以恰当的方式对待它,作家需要以恰当的方式对待它,就像对待流动一样。”吴清源坦率地说,他现在在阅读和写作上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。

“我现在的阅读速度是两天一本书,两到六周一本书。我总是后悔为什么在大学里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在阅读上。虽然我最近写得不多,但我读了很多书,试图回到传统的状态。只要我坚持不懈,即使我不能保证我的工作有多伟大,至少我觉得自己是值得的。”

这篇文章来源于《中国青年报》的客户。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,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(http://app.cyol.com)

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一定牛彩票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

上一篇:快讯:奥普光电涨停 报于15.1元
下一篇:崇祯登基,轻松诛杀魏忠贤的背后,有失智之虑,也有一流权谋